第655章 你还会什么(1 / 1)

天师神医 抽刀断水 1036 字 4个月前

众人连忙向着山林深处逃去,大家都受了伤,速度都不快,到最后孟生撑不住,贺山背上孟生,立刻继续逃亡,雪沁抱着王欢,速度也有所下降,等到他们实在撑不住,找了个地方安顿下来。

至于仙血山林里,早已经一片混乱,梁谷七被杀,那些倭族修士群龙无首,让他们误以为洞天福地有真神高手降临,他们也在纷纷撤退,与洞天福地的修士相遇,双方展开激烈的厮杀。

这时,王欢悠悠醒过来,脸色极为苍白,他的神魂受到重创,一醒来就感觉头疼欲裂,忍不住发出一声嘶吼声。

“你醒了?”耳边传来了雪沁的声音,还是那么冰冷,却带着一丝关心。

贺山和孟生也望了过来,他们看向王欢的目光都怪怪的,特别是孟生,他自认为对王欢已经足够了解,可刚才王欢的表现,实在太惊艳了。

一剑削首梁谷七,这要是传回玉京关,只怕整个玉京关也会震惊。

梁谷七的实力,那是公认的强者,掌握神魂神通,就是真神遇见那也感到头疼,却死在王欢的手里,那些精英宗门弟子都做不到的事,却被王欢做到了。

王欢发现自己还枕着一片柔暖之处,隐隐间嗅到一丝清香味,这才发现自己是靠在雪沁的大腿上,他挣扎的坐了起来,说道:“谢谢。”

雪沁脸上古波不惊,道:“该说谢谢的是我们,如果不是你,我们这些人都已经死了。”

王欢起身,运转玄功,同时观想神图,缓解神魂伤势,他看了看四周:“就剩下我们几个人逃出来吗?”

贺山脸色有些凝重:“不清楚,最后大家都是分散逃走……不过聂建江不会放我们回去,他投敌之事一旦传回去,前程尽毁。”

他看了一眼王欢,问道:“王欢,现在我们怎么办?”

如果是之前,他一定会问雪沁,可经过刚才的事后,不知不觉已把王欢当成了重心。

“先疗伤再说,我身体没什么大碍,只是神魂受到冲击,一时半会很难恢复。”王欢倒没有说谎,别看刚才自己那么猛,但是神魂受伤远比身体上的伤势更加难以恢复。

“孟生怎么了?”王欢看了一眼孟生,发现他从一开始都没说话。

贺山的脸色变的有些伤感和愤怒:“快不行了,刚才的交手中,他被江风击断了心脉。”

提起江风,就不由想起岳子诚,他们本来是一个队伍里的生死弟兄,但没没想到他们在最后选择投敌,而且对曾经的兄弟下死手。

雪沁的脸色也有些不自然,这次他们第五小队基本上已名存实亡。

王欢对那两人没什么好感,况且还是他亲手杀了岳子诚,他急忙对贺山道:“把他抱过来。”

贺山虽然不知道王欢要做什么,但还是把孟生抱到王欢的面前。

雪沁看了一眼孟生,就发现孟生怕是活不成了:“王欢,节哀。”

王欢挣扎到孟生的身边,搭脉后,道:“心脉尽断,伤及内府,呼吸已经渐渐消散,好在身体还有温度,神魂还没有消散。”

王欢忍住疼痛,从须弥袋里拿出银针,轻轻一震,银针便刺进了孟生的周身大穴,同时他拿出一些药材,催动真元,将药材用真元包裹在半空,提炼成药液,用剑刺进了他的胸口,将药液滴在剑上,药液顺着光滑的剑柄,灌入他的心脉中。

雪沁和贺山两人惊讶,这个王欢还会医术?

王欢做完之后,观察了一下就重新坐了回来,贺山用手试探摸了孟生的心脏,惊道:“有心跳,他活过来了?”

王欢恢复了一些力气,笑道:“只要还有一口气在,我都能救活。”

两人齐齐一愣,觉的王欢的口气大的惊人。

“王兄精通医术,不知对于疗伤?”突然,贺山问道。

王欢道:“疗伤也是医术,当然也知道。”

他取出一个玉瓶,直接扔给了贺山,说道:“你那只是皮外伤,用这药敷上后,伤口很快就会结疤,保证连一点伤痕都不会有。”

“多谢王兄。”贺山惊喜的结果药瓶,从里面倒出药膏,往胸口上的伤口附上去,原本还在流血的伤口,药膏敷上后,血很快就止住。

“这药也太神了。”贺山脸色一喜,感觉到伤口处传来清凉,和一丝瘙痒,那是新肉生长的趋势。

王欢笑道:“这药是我自己炼的金疮药,当初连真神的伤我都治好过。”

真神?

两人微微一怔,这个王欢本事真多,就是喜欢说大话,真神高高在上,平时连见一面都困难,更别提疗伤。再说了,医术再厉害,但也不可能连真神的伤都能治愈。

不过当看到贺山的伤口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,雪沁眼睛微微一亮。

王欢看她的样子,同样取出一些一瓶药递给了她:“雪沁仙子,我见你手臂上也受了伤,先把药敷上,等一会他们追上来,我们还需要靠保护。”

他倒是不是说客气话,他现在神魂受到重创,能够发挥的实力不多。

而雪沁仙子是开辟两座神宫的高手,只是手臂受伤了行动不方便,只要治好手上的伤势,她的实力就能尽快恢复。

“谢谢。”雪沁低着头从王欢手里接过药瓶。

不过她却迟迟没有上药。

贺山知道雪沁在担心什么,干笑一声,说道:“那个,王兄,我们一起去周围巡视一下,看那些兔崽子追上来了没有。”

王欢恍然大悟,原来是他们两个男人在场,雪沁不好意思上药。

贺山走过来,正要扶起王欢离开。

“贺山,你去巡视就行了,王兄神魂受到重创,行走不便……”雪沁的声音还是很冷,只是给人的感觉这一次她的冷意是装出来,跟从前不一样。

贺山嘿笑了一声,别看他长的五大三粗的,但心思特别细腻,也发现了雪沁的变化,就道:“王兄弟既然不方便行走,那就在这里休息。”

等贺山之后,王欢回过头,看到雪沁背对着自己。、

王欢能看到雪沁的身体在发抖,突然,穿在她身上的衣服突然滑落下来,露出一片雪白光亮的粉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