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1章 丧钟(1 / 2)

黑雾之下 辰燃 1587 字 1个月前

回到营地的过程很顺利,途中也没有遇到什么黑暗子民,似乎这座镇城黑民数量相当稀少。

再加上那些菌群的侵袭,怕是现在能自如活动的黑民没有几只。

进入营地,太阳之枪的队员把天阳带到之前休息的房间,让天阳一个进去后,他也没有留下来看守,直接关上门走了。

直到这时,天阳这才真正松了口气。

现在想来,大概云家也无意追究。否则的话,以那个王良一的实力,怕是亚当也保不住他。

回想起在那座大厅里交手的情形,天阳仍感一阵后怕,那个男人真是高深莫测。

自己能够躲开他的第一次攻击,应该是王良一和周望犯了同样错误,误以为自己只是职级1的战士。

大意之下,才失手了。

观其第二次出手,就完全不一样了。

那用以牵制的无形力场,以及附加在攻击里,三种不同性质的力量,这一切无不在告诉天阳。

他根本不是王良一的对手。

到目前为止,王良一应该是他见过最强的升华者。

从对方以剑作为武器来看,应该是战神职阶,就不知道是哪个职级的强者。

收敛心神,少年拿出眼罩,将电子眼遮挡。然后看着手上这个机械密码箱,在墙角坐了下来。

他盘着腿,箱子平放在双腿上,天阳伸手轻轻落在密码器上。

“十字之下,穹苍日照...”

轻声念出苏烈留下的短句,十字之下,指出了手提箱的位置。

那“穹苍日照”会不会是箱子的密码?

天阳来回默念着这个短句,希望可以从中找到灵感,可读了好几遍,也找不出这个短句和密码之间的联系。

少年只觉一阵烦躁,放下箱子,来到窗边。

窗外那些菌群仍然散发着蓝色幽光,幽邃的蓝光照亮了窗户,映照出天阳的身影。

天阳无意中瞥了窗户里自己的身影一眼,忽然全身一震:“难道说...”

他从窗户探出头,看向逆界上方被黑雾笼罩的昏暗天空:“穹苍,就是天空。日照...日照不就是太阳?”

“天空,太阳......天阳?”

少年猛然望向那个手提箱:“我就是密码?”

他又拎起这个箱子,再次确定,密码器采用的是现在已经淘汰的机械结构:“但这不是生物密钥系统啊,还是说...”

天阳眼神略感犹豫,心中几番挣扎,最后有所决定。

他开始滚动密码器上那些机械刻盘,将它们拨到特定的数字上。

当来到最后一个数字的时候,天阳略为犹豫,片刻后咬了咬牙,拨动刻盘。

当最后一个数字显现,密码器里“啪哒”一声轻响,四周的机械构件同时弹开,箱子的盖子轻轻弹起了少许。

天阳长长地松了一口气,整个人靠到了墙壁上,解除高度紧张后的乏力感,让他一时没有动弹。

他押对了。

密码就是他的生日!

但这样看来,苏烈是其生父的可能性,却又无形地增加了一分。

休息片刻,天阳轻轻地推开箱子。箱子中铺着一层黑色的软垫,里面存放着几件东西。

天阳第一眼看到的,是一把造型狂野的手枪!

这把手枪,银灰色的枪身上分布着几道划痕,那大口径的枪口可以塞得进去一根手指。

仿造逆界手枪的轮鼓结构,可事实上却推不开,这说明它使用的,应该不是实体弹头。

那黑色的,采用特种材料所制的握柄,底部铭刻着一行小字:为你的敌人敲响丧钟吧!

最后天阳发现,这枪竟然有导能构件,换言之,它可以接受升华者的星蕴,并将之转换成能量子弹!

毫无疑问,这是一把星质武器,以星蕴作为媒介的兵器。但它跟现在的星质枪械,特别是手枪有很大的区别。

如今的手枪,造型趋向于流体形状,小巧便于携带,就像一个画着精致妆容的女士。

而这把粗犷巨大的手枪,更像一个满布胡茬的粗野男人。看着它,苏烈在少年心中的形象,似乎丰满了一点。

天阳拿起手枪,试着将自己的星蕴灌注进枪里,这把不知道被丢在那座建筑下多少年月的手枪,里面的导能构件居然还能够工作。

枪身上那个轮鼓有光芒亮起,那其中一枚形若子弹的晶槽,被散发着银辉,且形若水银似的某种流质填充着。